齐奥塞斯库夫妇葬身地成谜 传处决后尸体被掉包

罗马尼亚前领导人齐奥塞斯库夫妇被处决已经是17年以前的事了,但他们的葬身之地至今还是一个谜。最近,一些当事者开始打破沉默,透露出关于齐氏夫妇下葬前后的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佐娅生前一直在为揭开父母坟地之谜而同有关当局交涉。2005年4月1日她将当年直接参与处理齐奥塞斯库夫妇后事的国防部以及布加勒斯特墓地管理局告上了法庭,要求得到有关父母坟地的确切地点。她还提出开棺验尸,打开根恰公墓里据称是齐奥塞斯库夫妇的两个坟墓,进行DNA鉴定,确定墓主的真实身份,以便她可以像其他公民一样前往父母坟地扫墓。

据佐娅的律师透露,多年来,关于齐奥塞斯库夫妇被处决前后的各种说法流传很广,其中一些关键细节还得到了当事者的确认,从而使佐娅越来越无法相信其父母就葬在根恰公墓。

早在90年代初,就有人对齐氏夫妇在被处决5天后才下葬这一点提出疑义,认为这明显违背了死者应“尽早入土”的风俗。当年直接参与安葬齐氏夫妇的临时政府副总理沃伊库列斯库后来的解释是,当时实在太忙了,天天开会,把下葬的事给忘记了。

关于齐氏夫妇的遗体有一个令人奇怪的细节,两具遗体被从几十公里外的运回首都,直升机在根恰体育场降落后随即把包裹着绿色帆布的遗体卸在了草坪上,但等有关人员前往搬运时却发现遗体失踪了。两具遗体是12小时后在体育场附近的一个小土坡上被发现的,于是后来传出了遗体被掉包的说法。

另外,据当时亲手向齐夫人开枪的伞兵克尔兰说,行刑队扫射后,埃列娜并没有断气,于是他近距离扣动了手中的冲锋枪朝她的头部至少射出了30发子弹。然而,后来在太平间拍摄的录像中,躺在棺材里的埃列娜头部和脸部却似乎“毫毛未动”……

根据罗马尼亚法律的有关规定,任何人如果对过世近亲的遗体或死因等存有怀疑并有充足的理由时,有权要求法庭开棺验尸。法律界人士普遍认为,由于当时是秘密埋葬,死者家属无一在场,根据常规,法庭一般都会作出同意开棺验尸的判决。

然而,受理此案的布加勒斯特5区法院在2005年9月30日驳回了佐娅提出的开棺验尸的诉求。不过,佐娅并没有放弃,当即向布加勒斯特市法院上诉。今年5月3日,市法院要求5区法院重新审理此案。

其实,早在几年前,当时的罗马尼亚工人党主席克利斯迪安扬尼古拉就提出过开棺验尸。尼古拉强调,工人党有充分的理由认为,齐奥塞斯库在生命的最后时刻饱受酷刑的折磨。不过后来不了了之。

尽管包括国防部在内的官方机构无法拿出确凿证据证明齐氏夫妇的坟墓在根恰公墓,但几乎所有亲临下葬现场的当事人现在都一口咬定,齐氏夫妇就葬在根恰。

布加勒斯特的《每日事件报》不久前先后采访了当年直接参与安葬齐氏夫妇的临时政府副总理沃伊库列斯库和国防部军官弗洛雷斯库(后来出任副总检察长),两人都认定齐氏夫妇是在1989年12月30日,即枪决的5天后被葬在根恰公墓的。不过,在公墓的登记册上,当时记载的是两名军人。另外,两人坟墓上后来放置的十字架上写的也是别人的名字。这样做主要是怕群众知道后前来掘墓。

“没有什么神秘的,只是不能把他们的名字像其他死者那样写在临时的木头十字架上,当时的情况大家都很清楚。如果让愤怒的群众知道他们下葬的地方,肯定会有人过来捣毁坟墓的。”弗洛雷斯库说道。

当年亲历安葬齐氏夫妇全过程的切拉塞拉女士也肯定地说,齐氏夫妇就葬在根恰。切拉塞拉当时是沃伊库列斯库的女友,她还透露了齐氏夫妇下葬前后一些不为人知的细节。她说,当时有人曾提出干脆把两具遗体火化了,但被她和其他几个人给坚决否定了。

她说,齐氏夫妇的遗体12月26日从几十公里外的空运到首都后被存放在军队中心医院的太平间,下葬前她前往打开放置齐氏夫妇遗体的冷藏柜,并将他们放进了现找的两口普通棺材里。

她回忆说,齐的身上当时没有血迹,而埃列娜的身体被子弹打得“满是窟窿”。遗体取出后,他们检查了两个人身上的口袋,只在齐的口袋里找到了一把梳子和一块手帕。还把齐的一块劳力士手表和埃列娜的几件首饰取了下来。

“当时我们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把他们夫妇俩下葬。尽管如此,我还是提议说要请一名神父给他俩送行,但车上另外两人却说,“不用了,他不会同意请神父的。”“他们夫妇俩从来就不需要神父,他们拆掉了那么多的教堂。”

切拉塞拉说,事后不少人都问她怎么那么确认那具男尸就是齐本人。她胸有成竹地说,绝对确定。她透露,之前有人的一句玩笑给她提了醒。“你插了手,但你确认你在干什么吗?”“因此,我当时从他口袋里的梳子上取下了几根头发,还保留了他们的血样。这些东西我都带到了国外,并做了鉴定。”

切拉塞拉后来逃到了法国,“看到好几个当事人在不久后接二连三发生的蹊跷事故中丧身,特别是当我从一个好朋友偷偷给我的一盘磁带里亲耳听到沃伊库列斯库下达的‘把她(指切拉塞拉)干掉’的命令后,我决定逃为上策,因为我不想死!”

在法国期间,她的前男友还专门打电话命令她“管住自己的嘴”。她当时回答说:“我只想过正常人的生活,别无所求,希望你们不要再来打扰我。”后来,切拉塞拉完全过上了一个普通人的平常生活。

“我已经说了多少遍了,他们就葬在那里,我不可能把他们藏在我家的地窖里!”在审判、处决和安葬齐氏夫妇过程中一直起到关键作用的沃伊库列斯库最近接受一家当地媒体采访时再次强调道:“开棺验尸毫无必要!”

由于佐娅的过早去世,揭开齐奥塞斯库夫妇墓地谜团的任务只能由齐奥塞斯库夫妇两子一女3个孩子中唯一在世的老大瓦伦丁来承担了。

11月29日,瓦伦丁通过律师沃伊奇拉什宣布,他将接过妹妹佐娅的接力棒,继续同国防部和布加勒斯特墓地管理局的那场官司,以最终找到父母下葬的确切地点。法庭已经确定在12月13日再次开庭进行审理。

沃伊奇拉什对媒体说:“到目前为止我们取得了很好的结果,国防部的被告地位已经确认。现在,我们要求国防部通过法医鉴定等手段,拿出确凿的证据证明齐奥赛斯库夫妇的确是在根恰公墓下葬的。”

当地《国家记事报》最近的一篇文章里指出,由于到目前为止当局拒绝开棺验尸,从而使有关齐氏夫妇遗体的一些流言变得可信起来。不少人认为,根恰公墓埋的不是他们俩。他们的遗体要么在处决后即被火化,要么在根恰体育场丢失了。

另外,还有一种说法,说他们夫妇在生命的最后时刻遭到了严刑拷打,因为有关人员试图威逼他们说出所谓在国外私存巨款的秘密账号。总之,许多人都认为围绕齐氏夫妇遗体的疑点实在太多,而且,官方越是不让开棺验尸,人们的疑惑就越大。

媒体普遍认为,无论于法于情,齐奥塞斯库夫妇子女的诉求一点也不过分。作为被告方的国防部必须拿出经得起验证的证据,给瓦伦丁一个满意的答复。如果实在拿不出现成的证据,那么开棺验尸将是唯一的选择。

·罗马尼亚前总统齐奥塞斯库昔日行宫成“摇钱树”(11/30 14:30)

·齐奥塞斯库行宫成摇钱树 黄金水龙头仅仅是传说(11/30 09:30)

圣诞节到了,想想没什么送给你的,又不打算给你太多,只有给你五千万:千万快乐!千万要健康!千万要平安!千万要知足!千万不要忘记我!

不只这样的日子才会想起你,而是这样的日子才能正大光明地骚扰你,告诉你,圣诞要快乐!新年要快乐!天天都要快乐噢!

奉上一颗祝福的心,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愿幸福,如意,快乐,鲜花,一切美好的祝愿与你同在.圣诞快乐!

看到你我会触电;看不到你我要充电;没有你我会断电。爱你是我职业,想你是我事业,抱你是我特长,吻你是我专业!水晶之恋祝你新年快乐

如果上天让我许三个愿望,一是今生今世和你在一起;二是再生再世和你在一起;三是三生三世和你不再分离。水晶之恋祝你新年快乐

当我狠下心扭头离去那一刻,你在我身后无助地哭泣,这痛楚让我明白我多么爱你。我转身抱住你:这猪不卖了。水晶之恋祝你新年快乐。

风柔雨润好月圆,半岛铁盒伴身边,每日尽显开心颜!冬去春来似水如烟,劳碌人生需尽欢!听一曲轻歌,道一声平安!新年吉祥万事如愿

传说薰衣草有四片叶子:第一片叶子是信仰,第二片叶子是希望,第三片叶子是爱情,第四片叶子是幸运。 送你一棵薰衣草,愿你新年快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