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奥塞斯库:终结了一个时代的总统

1989年12月21日,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勒斯特的一场重大集会,人群喝彩不绝,仿佛又一次将这个被渗透到千疮百孔的欧洲社会主义国家,带向了万众一心的立国之初。

随后,又有第二声“打倒独裁者”传来。紧接着,场面就是不受控制的出现乱象。而那位要被打倒的“独裁者”齐奥塞斯库前一刻还站在宫殿之上,在阳台之上高谈阔论,后一刻就只能与自己的夫人,时任罗马尼亚副总理埃列娜灰溜溜的从阳台退出去躲避。

这位,戈尔巴乔夫口中的“罗马尼亚元首”,西方媒体与罗马尼亚反对派口中的“罗马尼亚家庭社会主义”领袖。

一个独裁,一个任人唯亲,帽子扣的不仅很大,还很重。没有一个国家领袖能扛得住这样的高帽,前一个独裁的铁托死后糟了清算,后一个任人唯亲的川普还没有开始二进宫,就给人留下了女儿女婿当参谋的印象。

齐奥塞斯库在外界的口中,可算是两样都齐活了。且不论是否属实,一个时代确确实实就是在他这里开始终结的,那还是一个东欧遍地赤旗的时代。

这一事件的起因,也就是集会开始前的几天。是罗马尼亚第二大城市蒂米什瓦拉发生的一场暴乱。这里临近匈牙利,主体民族也并非罗马尼亚人,而是匈牙利人。

毕竟这是一个曾被匈牙利、奥匈帝国、奥斯曼土耳其作为附属国的地区。罗马尼亚这一称呼,虽然有罗马地区的意思在内,但那也不过是罗马尼亚人仅剩的一点骄傲罢了。

祖上不曾阔过,前几百年是这样,近一百年也是这样。更何况还与匈牙利人混成了世仇,第二大城市蒂米什瓦拉,虽说匈牙利人占多数,但在罗马尼亚人的眼皮子之下,跟后娘养的没啥区别。

爹不疼娘不爱的匈牙利人,在1989年12月16日就把事情闹大了。一直以来,两个民族的矛盾不仅仅是世仇这么简单,还有宗教矛盾。

匈牙利信仰的天主教在罗马尼亚不受待见,罗马尼亚人信仰的东正教还在大肆传播教义,吃香喝辣。于是借着蒂米什瓦拉市法院把匈牙利族的神父开除公职,数百名匈牙利人上街发泄着被压抑几十年的怒火。

很快示威者就从几百名匈牙利族教徒,发展成为了几千人的规模。还喊着的口号,占领政府办公场所,焚烧领导人齐奥塞斯库的著作。

这段话解释了当时西方媒体,为什么对罗马尼亚蒂米什瓦拉的暴力起义非常热衷,那是因为他们认为这比相对和平的柏林墙倒塌更适合革命。

如此,再看看这边焦头烂额的罗马尼亚刚忙完蒂米什瓦拉的暴乱,那边的媒体们是如何“细致报道”的。

这是讲蒂米什瓦拉爆发起义后的12月22日,当时法国各地都在报道一个画面,画面之中是19具尸体的可怕镜头。当时的南斯拉夫和匈牙利更是报道了死于暴乱的人数高达4630人,而这一数字,则来自于西方权威新闻机构法新社所报道的。

不论是发表报道前,还是罗马尼亚社会主义共和国已经灭亡的二十年后,法国媒体从来不会去费心调查这些数字是否属实。甚至在事件发生的一个月后,已经表明那些报道的尸体并非是发生暴乱的那一场事件,但法新社却也从来不去承认错误。

不过到今天,也就是见怪不怪了,毕竟也是BBC同行。那老本行,属于是能夸大就夸大,不能夸大就杜撰。就这一手屠龙术,还真的就将掌罗马尼亚大权二十多年的齐奥塞斯库给屠了。

在西方媒体的报道之后,或者在过度开放的经济坏境中,罗马尼亚的反对派都开始蠢蠢欲动。或因有外国强援,但在齐奥塞斯库这里,外援都没有内应来的风骚。

在他暴力惩治了蒂米什瓦拉暴乱的匈牙利人之后,还访问了伊朗,表示自己国内“形势可控”。在回国之后,还计划在12月21日在首都布加勒斯特召开大型集会。

他和他的班底,也将这一场集会吹捧为“spontaneous movement of support”,即为“自发支持运动”。不强求你来,反正不管来不来,那可都说天下抬屁股的。

这场集会的结果,也就回到了前面所讲,因某一人的一句“打倒独裁者”,彻底乱了套。1989年12日21日的夜晚,罗马尼亚的首都爆发了彻夜不绝的枪响。枪响之后这个社会国家就再无退路了,次日抗议活动席卷了全国。

因一些捕风捉影的报道,最终落的这个局面,其实早在齐奥塞斯库执政之前,就已经可以看出。

他出生于1918年,这时候正直苏联初期,罗马尼亚政变还是君主制。一个贫苦的农家小子,跟慈父斯大林一辈子都算是同行。

毕竟他也当过修鞋匠,虽说只是当个学徒。要说到早年的传奇,那必须是罗马尼亚这个地方,就没有一处大监狱是齐奥塞斯库没有体会过的。

14岁入了罗马尼亚青年团,又加入了罗马尼亚,15岁因为罢工游行入了监狱。此后一直为罗共在布加勒斯特、克拉约瓦、肯普隆格和勒姆尼库沃尔恰等地执行任务,这些地方的监狱,齐奥塞斯库可都是蹲过的。

1939年,齐奥塞斯库在号称“罗马尼亚的巴士底狱”的多夫塔纳监狱度过几年后,才被放了出来。

一年后的罗马尼亚,成为了一个军事独裁国家,当时的安东尼库政权是德意日的盟友,一位法西斯独裁者,参加过侵略苏联,充当过希特勒的帮凶。

直到1944年苏联红军进入罗马尼亚之后,与罗马尼亚一同推翻了安东内斯库政权,罗马尼亚才开始步入社会主义的道路。

此后的二十年里,齐奥塞斯库一步步的走过了每一个岗位,直到1965年之前,成为了罗马尼亚实际控制人,并在1965年成为了党总书记。

与慈父斯大林不同的是,这是一个不经历战争的,一直在体制内打熬的“纯正文官”。军衔也是有的,但即使是后来成为罗马尼亚领导人,也还是个中将。

按照罗马尼亚军衔来看, 上头还摆着一位上将的军衔。1965年,齐奥塞斯库成为党总书记,1967 年成为总统,他用二十年走到了罗马尼亚的最高位置,又用了二十都年,过完他那毁誉参半的领袖生涯。

到1974年,罗马尼亚在齐奥塞斯库的执政下,经历了宪法党章的修改。1974年开始实行总统制,齐奥塞斯库大权独揽,直接拥有颁布法律和任免权。

一人身兼多职,比如罗马尼亚中央总书记、共和国总统、国防委员会主席、武装部队最高统帅、爱国卫队总司令、经济和社会发展最高委员会主席等党政军最高职务。

严格来说,当时的罗马尼亚,谁家闹离婚,或者哪位失足女子要堕胎,都归齐奥塞斯库管。

毕竟堕胎犯法、禁止离婚、私藏打字机犯法这样的法律,都是出自齐奥塞斯库的手笔。

在1965年上任之初,齐奥塞斯库还曾批判过罗马尼亚建立二十年存在的身兼多职,以及对罗马尼亚社会主义共和国创始人格奥尔基·乔治乌-德治时期产生的个人崇拜进行批判,有了不小的威望不少的支持者。

但到了1970年以后,他自己开始以身作则进行个人崇拜的塑造,和身体力行的兼任多职。他偏爱人民对他歌功颂德,自己带头搞起了形式主义。

当他和夫人埃列娜过生日的时候,这场祝福要波及全国各地,各个部门,持续几天。国家的传媒手段用来祝福齐奥塞斯库夫妇。

如此做派,当个罗马尼亚领袖着实屈才,全世界最伟大的领袖估计也要榜上有名。除此之外,他的家族还有三十多人在政府中身居要职。

在1980,这是访问了朝鲜的第九个年头,也是他儿子尼库加入罗马尼亚的第九个念头,在这一年,齐奥塞斯库的小儿子尼库·齐奥塞斯库被确认为继承人,还任命了辅佐他儿子尝试处理政务的老师。

尽管如此,但终究是瑕不掩瑜。在外交和经济上的举措,齐奥塞斯库时期可谓是可圈可点的。在经济上他摆脱苏联控制,进行了经济体制的改革。

这一举措使得齐奥塞斯库时期,罗马尼亚经济进入了“黄金时代”,远远不是现如今被欧洲认为充斥小偷的罗马尼亚可以比较的。

1965年到1989年,罗马尼亚的国民收入增长了32倍,工业水平增长119倍,罗马尼亚之前的主体经济,农业依旧在稳步前行,增长了6倍。

在着二十多年里,罗马尼亚拥有了自己的石油、化工、冶金、机器制造、电子和汽车制造等工业部门,能制造客机、大吨位的船舶并正兴建核能电站。

到了1989年,罗马尼亚的人均GDP达到了1817美元,相比1988年罗马尼亚的人均GDP达到1234美元,还有不小的增长。而1989年我国的人均GDP,仅为310美元。

可见,齐奥塞斯库时期的罗马尼亚,经济方面确实也有着不错的成就。在罗马尼亚失去齐奥塞斯库的十年后,人均GDP又是多少呢?

只在2002年人均GDP以2119美元赢过了1989年,从此开始了上涨。暴力枪毙一个齐奥塞斯库,相当于给罗马尼亚“赢得了”十二年的倒退期。

这就要说到齐奥塞斯库的外交政策了,造就罗马尼亚黄金时代的外交环境,也是压死这个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虽说当时的东欧,根本上就是苏联的后花园。

但在东欧这一地区,敢跟苏联叫板的国家也不少。前有南斯拉夫铁托,后还有一个罗马尼亚齐奥塞斯库。

他当政时期,一直坚持走独立自主的发展道路,反对苏联的控制。在华约国家中,罗马尼亚属于公开又苏联之外不同声音的国家。

特别是在1968年11月,热爱佩戴勋章的勃列日涅夫,环顾东欧一周,发现每一个能打的。于是自作主张的为他们提出了“有限主权论”。着受到了齐奥塞斯库的强烈反对。后来直接拒绝花月军队在罗马尼亚的领土上举行军事演习。

这对其国内也有不小的好处,一方面可以独立自主的制定发展路线,一方面也受到了西方国家的关照。毕竟在西方国家看来,这位很“上道”的领导人,不仅不是墙头草,还是“戴高乐”那般的人物。

于是,在齐奥塞斯库时期,除了跟苏联不太好,跟西方国家、中国和以色列等都有着不错的关系。还对美国和西欧奉行开放政策。经济能走到这一步,如此的外交作风,是有很大功劳的。

但是禁不住谣言的煽动,在他执政后期,动辄来个暴乱,是否有他国的影子,还有待推敲。毕竟那是一个意识形态,决定阵营的时代。

而齐奥塞斯库和西方友好的关系,像极了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的某位寡头代言人和美国那位花边总统的爱恨情仇。面上称兄道弟,背地里还要嘀咕几句“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

1998年12月22日,罗马尼亚的抗议热潮席卷全国,全境进入紧急状态。不明所以的群众,还有示威者夹杂着反动武装,与政府进行对抗。

齐奥塞斯库和夫人在逃亡的过程中,当天就被抓获。离之前那最后一场意气风发的宣讲,才刚刚过去了一天。

1989年12月25日圣诞节。被抓捕的齐奥塞斯库,在蹲完人生中最后一次监狱之后,被带上了反对派私设的军事法庭。

经过了55分钟的审判,最终被判犯有种族、颠覆国家政权、破坏公共财产、破坏国民经济,以及企图用公共资金逃离罗马尼亚。最终和夫人一同被判处枪决,而齐奥塞斯库则身中120颗子弹,表明了士兵们对这位独裁者的痛恨。

他说,齐奥塞斯库身死,是罗马尼亚着几十年来,第一次可以正常庆祝圣诞节。而这几十年,他的记录认为这可怕的、灾难性的、残暴的24年统治已经走到了可耻的地步。

这24年功过参半,是功大于过,还是过大于功,现在的罗马尼亚人,应该是深有体会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