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伤的野玫瑰

在一次德国来的合唱团演唱会上,听到德国民谣《野玫瑰》时,我发现身旁的母亲竟然跟着低声吟唱,而且还是唱日语。这发现令我振奋不已,因当时母亲已被诊断为阿兹海默症,记忆正逐渐消失中。

在没有Youtube的年代,发现母亲会唱这首歌后,我请钢琴老师帮忙弹奏曲调,再请懂日文的长辈唱出完整歌词,用卡带录音机录下,每次陪伴母亲时就反复播放,试图唤起母亲当初学这首歌的情境,或这首歌对母亲的意义。可惜母亲记忆有限,已无法述说过去历史,但仍愉快的跟着旋律哼唱。

看着母亲从会唱到只能听我唱,种种心酸与不舍浮上心头,我总在唱完后,发现自己泪流满面。

我以为自己与这首歌的缘分就到此为止,没想到几年后,它竟出现在电影《海角七号》里。从茂伯开始唱出日文版的《野玫瑰》时,我的眼泪就随着情节掉个不停,直到最后,日本疗愈歌手中孝介以沧桑嗓音唱出这首脍炙人口的世界名曲时,更是触动我深埋多年的伤痛。

忧伤的曲调透露世人面对残酷命运的无奈,此时,母亲的人生故事似乎与老友子(电影主角)的情感境遇融合一起。

最后,由纯真童音唱出的《野玫瑰》,在我听来,那已不属于电影,而是属于母亲的野玫瑰……(摘编自台湾《联合报》作者:洪君修)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