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英国脱欧会导致英语地位下降吗?

核心提示:就像大英帝国终结时一样,这将不是第一次英国离开、让人们对它留下的强大语言充满矛盾之情。

参考消息网5月18日报道英国《金融时报》网站5月17日刊发斯卡平克的文章《英国退欧后的英语》称,让-克洛德容克最近在佛罗伦萨的一场会议上宣布,他将用法语发言,因为“英语在欧洲无疑正慢慢失去重要性”,此言似乎是欧盟委员会主席挖苦英国退欧的最新一例。

文章称,比容克的讽刺挖苦更引人注目的是,由欧盟官员、地方领导人及意大利学生构成的台下听众的反应。他们一边发笑,一边鼓掌。

这是因为他们认为英语真的正在欧洲失去重要性吗?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一定是被蒙蔽了。在容克发表演讲的同一周,语言学习应用Duolingo发布了一份地图(见下图),显示在该APP遍布194个国家的1.2亿用户中,哪种语言最受欢迎。在亚洲、拉丁美洲、非洲大部以及欧洲,英语仍处于主导地位。

文章称,欧盟的统计数据也反映了相同的趋势。在英国和爱尔兰以外,2014年欧盟有94.1%的中学生学习英语作为一门外语。相比之下,只有23%的学生学习法语,不到20%的学生学习西班牙语或德语。如果说英语作为欧盟通用语的地位会出现任何下降的话,那将是一代人之后的事情。

但容克对英语的奚落引发了共鸣正如台下听众开怀大笑所显示的。这或许是因为他们喜欢容克的恶作剧,也可能是因为他们对英语以及英国怀有复杂的心情。

文章称,学习并使用一门外语难免夹杂情感。语言让人产生联想。它们承载着记忆和言外之意。会说某种语言不一定代表你喜欢它。

这一点在英国的前殖民地早就很明显了。一些小说家,如尼日利亚的奇努阿阿切贝,坚持把英语化为自己的语言,但另一些人则怨恨英语,将其视为一种强加在自己头上的东西。肯尼亚作家恩古吉瓦提昂戈将英语称为一枚“文化炸弹”,其影响是“要摧毁人们对自己的名字、自己的语言、自己的环境的信念”。

文章称,对压迫者的语言的愤恨并不仅限于英语。生于莫斯科的作家叶连娜拉平在孩提时随家人搬到布拉格,她曾写到父母对她说俄语时的尴尬。在冷战时期的捷克斯洛伐克,“俄语是敌人的语言,在外面的时候,我假装不懂俄语。”

近几日,特朗普批准武装叙利亚库尔德武装计划,土耳其表达强烈不满,叙利亚局势更趋复杂,中国新地效无人机照片亮相引起国外媒体…

报道称,这一机制设想针对泰国、印度尼西亚等12个TPP成员国以外的国家。TPP11只针对已进行过关税和规则谈判的美国省去工作小组讨…

“这让我想起了那些‘令美国再次伟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特朗普帽子产自中国的事,”一个网民说,“中国正在为全世…

对中国-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铁路项目的商讨已逾十年。对比什凯克而言,好处显而易见:该国将走出运输绝境。但双方无法就铁…

台军事专家强调,台湾军队人数不足问题亟待解决。另外,美国卖给台湾武器,是出于美国国家利益,在商言商。尖端军事装备依靠美国…

该草案声明中写道:“国家情报工作应该为维护国家安全和保护国家利益提供支持。”草案称,将会依法对外国团体和个人的危害国家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