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薄伽丘的故乡

一三四八年的一个夏天,有十位青年男女为躲避瘟疫,相约来到城外的一座庄园里。这个庄园泉水清澈,花草繁盛,翠树环绕,景色宜人,俨然一个幽静闲适的世外桃源。为了愉快地度过这段难熬的时光,大家商定每人每天讲一个优美动人的故事。于是,由这七位男青年和三位女青年共同举办的7+3故事会就开始了。这一帮风趣而又有教养的年轻人,一环套一环地讲了十天,共讲述了一百个故事。这些故事被编成了一本书,书的名字叫《十日谈》,编故事的人名叫薄伽丘,故事的发生地叫佛罗伦萨。

当时光的翅膀匆匆地飞过了六百多年,我心中装着这些优美动人的故事,饶有兴致地踏上了重温《十日谈》之旅,走进了这个盆地里的艺术宝库──佛罗伦萨。

这一路走来,阴天居多,难得看到明媚的阳光,进入佛罗伦萨后顿时豁然开朗,我们的心情也随之爽快起来。站在米开朗基罗广场的高处,便可鸟瞰佛罗伦萨全景。晴空下的佛罗伦萨,暖暖地依偎在四周丘陵的怀抱里,尖顶式的塔楼建筑当然少不了,但更多的还是平沓沓的矮楼,屋顶几乎是清一色的红瓦,在绿树嘉荫的掩映下,格外惹眼。

作为欧洲“文艺复兴”运动的发源地,佛罗伦萨建有六十多座宫殿及大大小小的教堂,有四十多所博物馆和美术馆,收藏着大量的珍贵文物和优秀艺术品,素有“西方雅典”之称。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那个闻名世界的乌菲齐美术馆,据说西方美术史上最重要的绘画几乎有一半藏在这里。今天的佛罗伦萨虽然间杂有现代文明的痕迹,但老城依旧,古风犹存。那些中世纪的建筑和绘画还完整地保存着,在教堂里、展馆中、花园里,甚至是沿街的护栏和门庭上,千姿百态的神话人物石雕到处可见。

在一条老式大街上,立着一尊通体金身的埃及法老雕像,我们正想近前细看时,忽然见他弯下腰来。原来这是真人装扮的街头秀,游客向他面前的小钵里投放硬币时,便会弓腰施礼。形象如此逼真,差点把我们给忽悠了。佛罗伦萨的艺术氛围实在浓厚,不论你是漫步在雕像林立的广场上,还是徜徉在店铺古朴的街巷里,到处都会感受到“文艺复兴”的气息。我与那位摄影家协会会员的脚步始终落在同行的后边,总是在他们频频招手时,才依依不舍地掉头赶队。

佛罗伦萨也与众多欧洲文艺巨匠的名字联系在一起。这里不仅有讲故事的高手薄伽丘,大诗人但丁也出生在这里。一五○六年,被誉为艺坛“三杰”的达?芬奇、米开朗基罗和拉斐尔,曾相聚于这块宝地,在世界艺术史上传为千古美谈。据史料记载,从十五世纪开始,佛罗伦萨就由当地巨商梅迪奇(Medici)家族所守护,这一守护就是三百年,而梅迪奇家族的族徽玉簪花也成了今天佛罗伦萨的市徽。梅迪奇家族酷爱艺术,在其保护和资助下,当时的佛罗伦萨名流云集,达芬奇、但丁、伽利略、米开朗基罗、马基亚维利等艺术家们相继来到这里,也正是借助他们的奇思妙想,创造出了大量闪耀着人文光芒的建筑、雕塑、绘画和诗文作品,才使得佛罗伦萨成为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一代名都,成为欧洲文化艺术和思想的中心。

到佛罗伦萨的人,与其说是旅游观光,不如说是一次文化艺术的朝圣。曾在佛罗伦萨留下足迹的大师如此之多,而在我的文化情感上,似乎对薄伽丘更为亲近一些,他在《十日谈》中讲述的那些平民故事,通俗易懂,幽默风趣,至今想来还忍俊不禁。即将离开佛罗伦萨时,我的目光开始在远处的山巅上逡巡搜索,看看那个讲了十天故事的庄园是否还在。车子开动后,我给同行的伙伴讲了《十日谈》中关于“把魔鬼打进地狱”的故事,在大家的哄笑声中,我们愉快地告别了佛罗伦萨。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