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第奇家族︱洛伦佐:佛罗伦萨黄金时代的主宰者

1478年,一场劫难沉重打击了美第奇家族。数十年来,美第奇家族地位不断攀升,在佛罗伦萨逐渐成为一手遮天的家族,但是也树敌不少。帕齐家族就是坚定的反对派,虽然表面上同美第奇家族谈笑风生,甚至还联姻,却在背地里决定痛下杀手,扬起“维护共和”、“驱除暴君”的旗帜以取而代之。帕齐家族联合了教皇西斯廷四世和乌尔比诺公爵费德里科,计划暗杀洛伦佐。4月26日周日复活节这一天,他们事先通过比萨大主教串通了佛罗伦萨大教堂的教士,做了埋伏。当美第奇家族的首领洛伦佐夫妇和他的弟弟朱利亚诺等人依次进入大教堂开始祈祷时,刺客们也挤进了大教堂,暗号一响,里合外应地用刀剑和匕首攻击洛伦佐及其家人。在这场突如其来的袭击下,朱利亚诺身中十几刀而死,而洛伦佐的脖子也被划了一剑,血流不止,但他将袭击者杀死,在两位朋友的掩护下逃到一个圣器储藏室里,将门反锁上,直到刺客们离开才得救。当时城里一片混乱,据说身负重伤的洛伦佐爬上了家族教堂的钟楼上,对民众发表了演讲,才稳定了民心。

劫后余生的洛伦佐展开了血腥的报复,数十名参与者被吊死在市政厅前,而数百名有牵连的人则被用极其残忍的方式吊死、烧死或者斩首。帕齐家族的主犯都被处死,其他成员全部流放,洛伦佐的姐夫古列尔莫•帕齐虽然没有参与阴谋,但也未能幸免。

位于城中心东边的帕齐宅邸。帕齐家族的家谱要比美第奇久远得多,因此对“暴富”的美第奇家族也一直看不起。

比萨大主教由于涉入阴谋也被处死,教皇对此非常气愤,将佛罗伦萨逐出教会,还联合那不勒斯国王包围佛罗伦萨。为此,洛伦佐只身前往那不勒斯,凭借外交智慧说服那不勒斯国王退兵,拆解了后者与教皇的联盟。由于巧妙地化干戈为玉帛,洛伦佐用他的勇敢和机智,以及强烈的责任心,赢得了佛罗伦萨的民心,极大地稳固了美第奇家族的地位,他也借此获得了更大的权力。洛伦佐也不想与教皇决裂,为了修复与教廷的关系,派了吉兰达约、波提切利、佩鲁吉诺(拉斐尔的老师)等一批艺术家到罗马,为西斯廷四世新建成(1481年完工)的“西斯廷”礼拜堂协助创作壁画,这成为西斯廷礼拜堂的第一批画家,未完成的部分尤其是屋顶二十多年后才由米开朗基罗继续。

洛伦佐生于1449年,为柯西莫的长孙,由于父亲皮耶罗患有痛风,无法撑起族长的重担,所以洛伦佐很年轻时就要学习如何运转庞大的家族银行网络,如何成为家族的领袖,如何在意大利的各个邦国之间游刃有余地结盟。1466年,出现一场针对皮耶罗的阴谋,洛伦佐及时得知,但他不动声色,巧妙地安排父亲避开了暗算。由此可见洛伦佐的少年老成。1469年底皮耶罗去世,这时洛伦佐才20岁,一直到1492年去世,他掌握着美第奇家族在佛罗伦萨的最高权力。

美第奇家族同佛罗伦萨其他家族的斗争,既有明争,也有暗斗。前者体现在帕齐阴谋,后者则体现在这时期的竞相建造豪宅。

斯特罗齐家族是15世纪初佛罗伦萨最富有的,仅有美第奇能与其较量,两个家族对抗了大半个世纪。1434年,家族领袖帕拉(Palla di Onofrio Strozzi,1372-1462)60岁时,因与阿尔比齐(Albizzi)家族一道反对柯西莫而被放逐,他去了帕都瓦,至死没能回到故乡。同族的菲利普(Filippo Strozzi,1428-1491)年轻时随整个家族被放逐,但他在那不勒斯发了财,成了银行家,他与美第奇家族和解,得以返回佛罗伦萨。但是他一心想要复兴家族,这种强烈的驱动力促使他要建造一幢豪宅,从气势上超过美第奇宫。于是从1470年代开始,他就在城西的一块区域收购房产,推倒重建。如果说40年前美第奇宫的建造推倒了20多座普通住宅,那么斯特罗齐推倒了至少30多座。为了建造一个超过以前所有规模的住宅,他还请建筑师提出方案多方论证,一切准备就绪后,1489年开工。菲利普满心期待着这座超豪华的宫殿落成之后,令美第奇家族羞愧难当。然而,天不假年,三年后菲利普就去世了,他为之付出大量心血的愿望直到半个世纪后才由后代实现。这个来势凶猛的挑战半途夭折,也让美第奇家族长长松了一口气。

这座位于托尔纳布尼路和斯特罗齐路交界处的建筑不愧是当时佛罗伦萨最为庞大的建筑,恰似一艘航母。如今这幢建筑周围布满顶级奢侈品商店。

美第奇家族为了应对异己势力的挑战,不得不广结良缘,在佛罗伦萨的残酷的权力斗争中团结一切有可能团结的家族。同美第奇家族站在一起的有阿尔伯第家族、鲁切莱家族等。

鲁切莱家族的乔凡尼(Giovanni di Paolo Rucellai,1403-1481)是靠从事呢绒业兴起的新富,并进入柯西莫和洛伦佐领导的政界。他家位于托尔纳布尼路以西的纺织业新区,富起来了的鲁切莱家族请建筑师阿尔伯蒂建造了鲁切莱宫。美第奇家族很重视这个新富家族,同其联姻。1466年洛伦佐的姐姐嫁给了乔凡尼的儿子,为此鲁切莱家大摆盛宴,还专门为此修建了一座凉廊。乔凡尼在政界一帆风顺,而洛伦佐也以此巩固了自己在城西的势力,保证了夹在中间的斯特罗齐家族不至于轻举妄动。佛罗伦萨的地缘政治,在城市发展的历程中表现得淋漓尽致。鲁切莱家族的宅邸——鲁切莱宫。鲁切莱家族为与美第奇家族联姻而建造的凉廊,如今已成为奢侈品商店。

洛伦佐的时代可以说是欧洲最为精彩,也最为惊心动魄的时代,这时期渐入文艺复兴的高潮,而又是地理大发现的前夜,各种潮流和思想涌动着,奔放着。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洛伦佐和他的祖父柯西莫一道,构成了美第奇家族在15世纪的两座高峰,共同缔造了本家族在佛罗伦萨的传奇,而佛罗伦萨借由他们变得更加有名,文艺复兴运动的狂飙突进,也是与他们的推动密切相关。洛伦佐对学者和艺术家们竭尽全力地支持。

洛伦佐自己订购艺术家们的作品,同时也尽可能地帮助这些艺术家找到赞助人。他也利用学术和艺术为自己进行政治宣传。

在知识界,洛伦佐跟费奇诺、米兰多拉、波利齐亚诺(是其家族子弟的家庭教师)颇有交往,这些人组成的哲学家圈子受到洛伦佐的大力支持和资助。洛伦佐继承了祖父柯西莫的爱好,喜欢收集图书,尤其是古书,藏有上千本。他生前的愿望是建成一个大图书馆来储藏这些书,但还没建好就去世了。30年后,他的侄子(即教皇克莱芒七世)委托米开朗基罗完成了他的夙愿,也就是现今的洛伦佐图书馆。

同洛伦佐关系密切的艺术家有波提切利(1445-1510)和吉兰达约(1449-1494年)。波提切利早年的作品《东方三圣来朝》(1475年)中就描绘了年轻时的洛伦佐,由此受到美第奇家族的器重。1580年代初,洛伦佐的同族堂兄弟新购买了一处别墅,洛伦佐不失时机地为他推荐了波提切利,为其乔迁新居时作画。波提切利灵感一来,挥笔作了《维纳斯的诞生》和《春》,由此成为文艺复兴时代的传世名作和艺术典范。波提切利更乐于选择洛伦佐的弟弟朱利亚诺(即帕齐阴谋中被刺杀的那位)作为模特来临摹,因为后者比洛伦佐更加帅气,波提切利的《爱神与战神》就是以朱利亚诺作为男主角的。

吉兰达约与洛伦佐同年出生,是那个时代最受欢迎的肖像画家之一,他也是米开朗基罗的老师。洛伦佐为他联系了两笔大的订单。弗兰切斯科•萨赛蒂是美第奇银行的负责人,他在圣三一教堂里包下了一个礼拜堂,需要重置壁画,洛伦佐推荐了吉兰达约,吉兰达约作了以方济各的阿西西为主题的壁画,其中一幅中将洛伦佐和他的儿子们也画了上去。圣三一教堂内部的萨赛蒂礼拜堂(Cappella Sassetti)

吉兰达约所作的这幅壁画中,右数第三位站立者为洛伦佐,其左手边为萨赛蒂;从底层鱼贯而入者为洛伦佐子女的家庭教师波利齐亚诺,几个儿童从右边起分别是三子朱利亚诺、长子皮耶罗、次子乔凡尼(后来成为教皇利奥十世)。

通过这种方式,洛伦佐将众多艺术家介绍给亲朋好友,以此赞助和支持这些艺术家,共同创造了辉煌的文艺复兴时期。当时的“文艺复兴三杰”中,米开朗基罗、达·芬奇及其老师委罗基奥都得到过洛伦佐的鼎力支持,他们为文艺复兴留下来的宝贵遗产有洛伦佐的重要贡献。当然,洛伦佐这样做也并非没有私心,他也希望通过艺术家的创作来宣扬自己的名声,许多教堂壁画中都有他及其家人的形象,而教堂又是与普通民众的生活密不可分的场所。可见,他的政治宣传已经相当广泛深入。

马基雅维利是在洛伦佐开始掌权的1469年出生的,到洛伦佐去世他20多岁,许多年后,他在撰写佛罗伦萨史的时候,对这位同乡的评价是:“他的声望由于其谨慎而与日俱增,讨论问题时博学而尖锐,处理问题时智慧而果敢。当然,他也耽于声色,纵情玩乐。但很多时候他又是陪伴着儿女们度过的。在他身上两种不同的人格不可思议地结合在了一起。”

洛伦佐死于1492年4月9日,仅43岁,他患有跟他父亲一样的病——痛风,在晚期饱经病痛折磨后,溘然长逝。这一年10月份,哥伦布到达了美洲,之后的欧洲将与此前不同,而等待着美第奇家族的也是艰难的重组和复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