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以市价论高低 维多利亚国家美术馆藏中国文物百年(图)

绿色的公共交通,便利的市政设施,和谐的自然环境,共同造就了宜居的墨尔本。直至今天,这座南半球的城市还在坚守欧洲的传统作派,一如它低调厚重的建筑风格。从位于墨尔本市中心的圣保罗大教堂(St. Paul Cathedral)步行出发,穿过游人如织的联邦广场(Federation Square)与风光旖旎的亚拉河(Yarra River),不到五分钟的距离,在圣基尔达路(St. Kilda Street)两排茂盛的法国梧桐后面,你会发现一幢由青灰石砖垒砌而成的城墙式建筑,巨大的玻璃拱门如一幕水帘,与两侧环绕的喷泉交相辉映。坚硬的磐石倒映在柔软的流水中,这正是珍藏众多欧洲与亚洲精品文物的维多利亚国家美术馆(National Gallery of Victoria),其内涵与外观一致,如圭玉棱角,不露锋芒。

建立于1861年的维多利亚国家美术馆(以下简称NGV)是澳大利亚第一家收藏亚洲艺术的博物馆。从1892年至1935年,霍尔(Lindsay Bernard Hall)担任美术馆管理者期间开始系统收藏。彼时,NGV主要依靠1904年设立的Felton Bequest资金(遗产捐赠),购入主要的海外收藏。移民澳洲的英国人Alfred Felton生前是一家成功制药企业的合伙人,收藏艺术品十数载,去世时赠予墨尔本文化交流事业的遗产高达38万英镑(相当于今天的4000万美元),也是当时全世界数额最高的一笔私人捐赠。

1938年,收藏家肯特(Herbert Wade Kent)向NGV捐赠了129件精美绝伦的中国文物,肯特的收藏品包括从新石器时代至18世纪的陶瓷器,以及古代青铜器、玉器、漆器、绘画、家具。身为墨尔本人,肯特在位于中国和日本的一家船运公司Butterfield and Swire工作的30年里建立了自己的收藏体系。透过中国学者谦虚、优雅的品位,他领悟了东方美学鉴赏的真谛。肯特的捐赠成为了NGV亚洲艺术收藏的核心。1938年至1952年,他作为NGV管理董事会成员和东方艺术馆(Oriental Art)的首任名誉馆长,令中国文物收藏得以繁荣,达到了前所未有的艺术高度。他的收藏策略基于这样一个美学标准:有针对性地选择,而非泛泛求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